活動快報
最新消息
酷兒新聞
酷兒影音
問卷調查
匿名篩檢服務
 
網際搜尋
 
 
目前您所在的位置:首頁 > 新聞/活動快報 > 酷兒新聞> 男同志的藥愛(上)─同志只有2成不戴套,為何還是愛滋高危險群?
 
查詢訊息:
 
 
2018/3/25
男同志的藥愛(上)─同志只有2成不戴套,為何還是愛滋高危險群?

你對愛滋病的印象還停留在「男同性戀的天譴」?「性放縱的報應」?事實上,根據疾管署的統計HIV的「危險因子」幾乎歷年都是以「男男性行為」為最主要的感染途徑。然而,隨著科技轉變與性行為的多變,數據看似變化不大,但背後的行為已有很多的轉變。

這幾年男同志社群以「軟性毒品助性」的文化讓感染的狀況變得更增添變數,同志社群的「藥愛」(Chemsex)文化一直是不可談的禁忌,因為行為隱蔽,公衛領域也缺乏本土全面的統計數據與研究。我們採訪了數名用藥者和第一線的社工、感染科、精神科醫生,企圖瞭解「藥愛」背後的理由。

行政院長賴清德一席話:「男同志間的性行為是目前愛滋帶原的主要致病原因」引來爭議。「基本上,我不會說賴院長說的是錯的,」愛滋權利促進會社工張正學解釋:「但你不能只看感染數字,數字背後的行為已經不同。」根據衛生署疾病管制局公布的數據,愛滋帶原的原因除了2004年到2008年之間出現因施打海洛因共用針頭的高峰之外,其餘每年的新增帶原人數,男男性行為仍是主要的致病原因。'' data-reactid="28" type="text">去年,行政院長賴清德一席話:「男同志間的性行為是目前愛滋帶原的主要致病原因」引來爭議。「基本上,我不會說賴院長說的是錯的,」愛滋權利促進會社工張正學解釋:「但你不能只看感染數字,數字背後的行為已經不同。」根據衛生署疾病管制局公布的數據,愛滋帶原的原因除了2004年到2008年之間出現因施打海洛因共用針頭的高峰之外,其餘每年的新增帶原人數,男男性行為仍是主要的致病原因。

從1986年台灣出現第一起台灣人感染愛滋病例,迄今時間已超過30年了,這三十多年來,一樣的疾病、大致不變的染病社群,但這些看似不變的背後,卻因時空不同,已有不同的意義。

「護專畢,有護理師執照,可幫Slam…助人?還是害人?我只有一個原則,就是彼此開心最重要。」這是一則男同志交友app上的自介,30年前沒有同志交友app,也沒有Slam這樣的毒品玩法。Slam指的是將溶於水的安非他命以針筒靜脈注射,會產生更快速、強烈的快感,但對身體和腦部的傷害是更直接又巨大(毒品吸收更快速,對腦部有不可回復的傷害)。由於靜脈注射需要專業技巧,醫護背景反而成為約人的一個另類優勢。

「平常在西門町打開手機交友軟體,大約有7成的人在約嗨(指服用安非他命、搖頭丸等藥物性愛)。」台北市立醫院昆明院區個案管理師邱浩智有這樣的觀察,他平常負責帶領一個男同志藥物減害互助團體,「6年前,我的小組裡沒人Slam,現在有4/5的人有這樣的經驗了。」

男男HIV帶原與用藥文化有關

在此有2個前提必須澄清,男男性行為長期是主要的致病原因。但實際上,男男性行為只有2成不戴套,異性戀有6成不戴套,男男性行為導致帶原的原因在公衛領域主流的看法是「社會關係說」:男同志社群裡,一直比異性戀社群裡有更多的帶原者,就算只有2成不戴套,依舊是比異性戀有更高的感染風險,這與男男性關係是否因為性放縱而致病無關。

不管是男男還是異性戀關係裡,都有不同的使用藥物助性的文化,例如,異性戀會找傳播妹拉K、陪搖、呼麻等等。這裡只討論男男社群裡的毒品使用狀況,因為男男性行為一直是帶原的高危險因子,而毒品的使用又更讓感染的狀況更形失控。

此外,在談論毒品的成癮過程除了用「一次快樂,終身後悔」這類恐嚇性的討論之外,我們試著從毒品的流通環境和社群文化去了解成癮的原因。

這些因男男性行為而感染的人,到底有多少是因為使用軟性毒品的關係?前疾管署的吳岫醫師根據台大醫院2006年到2010年匿名篩檢結果做研究,以重複前來篩檢的人為樣本,使用娛樂性毒品的人,篩檢結果從HIV陰性轉HIV陽性的機率是沒有使用的人3.84倍(意即,使用娛樂毒品的人比不使用毒品的帶原機率高,但取樣只侷限台大醫院)。

目前沒有任何本土只有這類較間接的數據,並沒有全面統計,然而從防疫工作第一線的戒癮醫師、社工、NGO工作者的口中,他們一致認為,使用安非他命在男同志社群裡和感染者之間有關連性。當毒品與性結合,藥性發作時,嗑藥者變得敏感、執著,完全無法忍受保險套,這類俗稱的「煙嗨者」,大多進行無套性行為,一嗨可以嗨一整晚,更增加愛滋感染的風險。

安非他命並不是突然這幾年就出現在台灣。41歲的浩子,國中就接觸毒品,個人生命歷程就猶如一本台灣藥物流行史,「我國中的時候流行過一陣子安非他命,大多是異性戀勞工和學生拿來提神。」為了參加聯考,他用「煙」(安非他命的俗稱)來熬夜讀書:「那時根本沒有想到用在做愛上。」

之後,浩子從國外念書回台,剛好趕上2000年到2006年之間,在台灣大流行的搖頭丸:「ES(用搖頭丸做愛)大家還會戴套,國外不流行ES,台灣很喜歡,可能是特別開心,容易跟人做朋友吧。」2010年左右開始,男同志的藥物文化開始轉向成癮性更高、傷害性更大的安非他命。為何有這樣的轉向?


此新聞來源為:奇摩新聞
 
 
 
 
TOP
首頁關於我們最新消息 │ 酷兒新聞/影音 友善酷兒商家南方彩虹地圖酷站連結陽光留言板聯絡與贊助
  服務時間:14:00~23:00(每週二公休) Copyrights © 2011 by 陽光酷兒中心 All rights reserved  
  地址:800高雄市新興區河南一路120號2、3F 建議以1024X768解析度 IE7.0版本以上瀏覽本站.  
  電話:07-2351010 Web Design by Seayes
            0800-010-569(你10,我69)  
  Email:sunshine10khh@gmail.com